原油 做多近月合约存在较大风险

目前海外流行尚未出现拐点,但世界原油库存已经消耗殆尽。 在这种背景下,原油本月很难改变弱势构造。

新冠肺炎的流行导致了全球性的原油供应过剩,美国、俄罗斯、沙特的原油市场寡头结构决定了减产联盟非常脆弱。 特别是现在的疫情还没有出现拐点,但世界原油库存容量已经消耗掉,原油近月合同的不利结构很难改变。
 
20世纪70年代初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,中东原油的供给受到很大影响,OPEC为了支援以色列开始限制原油的供给,国际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。 20世纪1960~70年代,苏联在西西伯利亚发现了巨大的油气田,当油价上涨时,苏联向西方出口油气资源,开始弥补OPEC的供给不足,苏联获得了丰富的外汇收入。 当时,西西伯利亚油气工业每投入1卢布,3至4年可回收30—40卢布利润,资本回报率高,苏联以油气出口获得巨额外汇开始与美国军备竞赛,大量进口农产品满足国内需求。

1984年,苏联仅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粮食就达到了2680万吨,除粮食作物外,肉类、油脂、砂糖等重要农副产品也依赖进口。 当时,苏联经济极大依赖能源出口,1984年苏联能源出口收入占苏联外汇收入的比例达到54.4%的高峰。 但是,当时苏联的决策层误判了石油价格,他们认为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后会稳定下来。 因此,苏联对油价下跌导致的经济下滑和一系列连锁反应没有任何准备。

20世纪80年代中期,美国要求以沙特为首的OPEC增产原油,降低石油价格,控制苏联。 面对当时的中东局势,沙特方面一方面需要美国的军事保护,另一方面对在石油危机的过程中苏联没有协助OPEC的生产限制而扩大生产能力感到不满,同意了美国的提案。 在欧佩克增产和80年代世界经济增长下滑的背景下,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下跌,苏联陷入财政危机,这是苏联最终崩溃的重要原因。

经过30年的时间,世界原油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,但原油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重要地位没有改变,石油价格也是大国之间竞争的重要工具。 但是,与三四十年前不同的是,随着美国、俄罗斯的原油产量的增加,OPEC的原油产量在世界的原油产量中所占的比例下降,现在为40%左右。 此外,目前世界性原油供应过剩,大幅度降低了OPEC对石油价格的影响力,迄今为止OPEC减产支撑石油价格的战略已经不适用。 不仅如此,随着石油价格的下跌,OPEC成员国的财政状况持续恶化,缓解财政赤字只能增加生产,原油供求结构出现了不良的循环。从开采看,沙特开采成本平均为9.9美元/桶左右,部分自喷井的成本再为3-5美元/桶左右,俄罗斯开采成本为17.3美元/桶,美国石油开采成本高,平均开采成本为36.3美元/桶。 但是考虑到财政预算,对低油价的负担力相反。 沙特阿拉伯油气开采成本极低,但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油气资源的出口,它本身就是一个高福利国家,承受低油价的能力远不如美国和俄罗斯。 自2014年国际石油价格下跌以来,沙特已经持续5年财政赤字,累计财政赤字为11743.1亿沙特现实(约3131.49亿美元)。 2019年、2020年的数据还没有公布,但考虑到石油价格的下降,沙特阿拉伯的财政赤字只会进一步扩大。 据行情预测,沙特达到财政平衡时石油价格接近80美元/桶,在现在的原油供求结构下,这样高的石油价格几乎接近一定的夜谭。 沙特有丰富的外汇储备,但长期承受不了低油价。 沙特阿拉伯是OPEC成员国中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,其他成员国抵制低价油价的能力更差。

在俄罗斯,从2014年到2017年油价下跌连续4年出现财政赤字,但2018年、2019年财政收支盈馀表明俄罗斯经济对油气资源出口的依赖在逐渐下降。 一些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,目前俄罗斯外汇储备能承受5年左右的低油价,俄罗斯抵制低油价的能力明显强于欧佩克国家。

美国方面对低价油价的抵抗力更强,而低价油价刺激美国的经济增长,同时也能抑制美国的反对者。 因此,在页面石油革命引起的石油价格下跌过程中,美国对本国成本高的页面石油企业采取补助政策,2014年石油价格下跌最终是OPEC自愿妥协开始减收估

国际期货返佣平台认为,美国、俄罗斯、沙特的原油产量相近,但由于开采成本和财政状况不同,防止低油价的能力也不同。 沙特阿拉伯的开采成本最低,但其经济大大依赖原油出口,多年来财政赤字持续,结果长期的低价格进一步强迫OPEC减产力,市场份额进一步下降,对石油价格的影响力进一步下降。 基于产油国长期承受不了低油价的判断,未来油价重心上升是一个大概率事件,也可以说是必然事件,在这一点上市场基本上形成了共识,从远月合同的上升也可以看出。

新冠肺炎的流行在世界范围内威胁着各国采取了“居家令”等限制措施。 “居家令”虽然限制了病毒的传播,但大幅度降低了居民的流动频率,严重影响了原油的消费。 市场预计第二季度全球原油消费将减少2000万—3000万桶/日,消费如此巨大,全球原油供应将过剩。 最严重的是,目前世界原油库存已经消耗殆尽,市场面临着无罐可破的尴尬局面。
全球油轮浮游状况表明,目前陆地油罐已经耗尽,但由于原油污染环境,无处不在,油气生产企业只能租用油轮储存原油。 但随着油轮供需关系的变化,油轮也出现紧张的状况,最近的BDI指数显示在油价下跌的背景下不会上涨。

现在库存容量消耗,仓库成本持续上升的背景下,要解决库存容量不足的问题,只有产油国进一步降低产量,疫情迅速恢复需求,全球规模的库存容量增加这三个答案。 但是,随着仓库成本的上升,一些储备和其他油品储存罐可能会储存原油,但由于大幅度增加库存容量是不现实的,所以库存容量增加的潜力比较有限。 另外,从现在新冠肺炎的新感染者数量和新治愈者数量的差异来看,感染的拐点还没有到来,感染显然得到缓解。 因此,后期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是产油国进一步减产。
 
在产油国进一步减产的过程中,各产油国和油气生产企业为了缓和库存压力,廉价出售原油,将高仓成本转让给其他企业或下游。 因此,只要疫情不好转,原油本月的合同就很难改变弱的构造。 中长期购买原油,以国内原油期货为例,4月29日SC2101合同以346.8元/桶的价格交易,与疫情发生前有100元/桶的差距,但在目前供应过剩严重,疫情发生势头不明的前提下,世界原油供求结构不到一年就难以恢复到疫情发生前的水平因此,制造大量原油的近月合同不仅收益低,还承担很大的风险。

相关推荐,您可能还想了解

国内原油期货涨1.78%美页 原油市场会因为疫情的影 国际原油行情走势 原油价格突破40大关,每 API原油库存增加了成品油 纳指收涨0.74%, 8月原油期 6.22原油行情分析 国内原油期货下跌3.62%国
客服中心

联系电话:15109850521

工作时间:早9点-晚11点

24小时服务电话:15109850521

在线QQ:352393752

客服邮箱: